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工&桥边红药

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也许只为自己而生,在每一个春夏秋冬,默默绽放最美的青春

 
 
 

日志

 
 

陌生的地方,熟悉的风景  

2010-07-26 13:10:30|  分类: 志愿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管我们自己承不承认,根子镇对于我们而言,她是个陌生的地方,她终究不是那个可以寄托我们深深乡愁的故乡。未去根子之前,她从未在我的梦里逗留过,我也从未留恋过她美丽的容颜。

可是,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短短七天的时间,在根子镇这个陌生的地方,有了我们熟悉的风景。这熟悉的风景,是由谁来演绎的呢?我伸伸懒腰,失去了思索的兴趣。但挥之不去的是这熟悉的风景中的那段属于我们的故事,故事中有你有我也有他。闭上眼睛,浮现的是你的我的他的笑脸,还有根子镇渐渐清晰的轮廓,慢慢亲切的人们,徐徐离去的身影。

                                                           逐渐清晰的轮廓

很多东西出现在你的面前,不管你想不想去认识她,她总是会不经意间慢慢进驻你的世界。根子镇是这样,根子镇的村民是这样,根子镇的留守儿童也如此。于是,所有的一切,她们的轮廓逐渐地清晰起来了。

满眼尽是荔枝绿,那是我对高州根子镇最直观最表面最初步的印象!当踏上根子镇这块土地,大巴呼啸而过,惊叫声中,那一抹抹荔枝特有的绿点燃了所有的好奇心与新鲜劲!不经意间,我想起了家乡那一片片绿,那是属于甘蔗的绿,那绿不同荔枝的墨绿,那绿是闪着光亮的翠绿。

根子镇的早晨也有自己独特的韵味,而当我看到根子镇跋涉在栏杆上的大蚂蚁时,我确实在那一刻忘记了她的韵味。那是一种个头很大,全身橙黄的蚂蚁。如果说我们家乡的蚂蚁属于“亚洲蚁种”的话,那么根子镇的蚂蚁应该是属于“欧洲蚁种”的。突然发觉,其实根子镇的韵味也可以是她那强健彪悍的“欧洲蚁种”啊!

根子镇是怎么一个地方呢?我实在不想去寻找我所能记得的形容词。来自粤北山区农村的我,对粤西山区农村的根子镇,总是会在恍惚间混淆了这两者的本来的面目。淳朴的民风,相似的村落,热闹的集市。我宁愿这样去描述她,那样我才会更加想念我的家乡,那样我才会更加体会到那种在心底沉淀后被轻轻晃荡起的乡愁。

当根子镇逐渐向我走近,我是不是也逐渐走进了她的世界?我是一个过客,即便是心在浪荡天涯,最终漂泊停驻的归宿也绝不是她!但是她逐渐清晰的轮廓,我要花多长的时间去忘记?在蓦然回首间,我发现逐渐清晰的轮廓,不仅仅是根子镇的,还有陪我一起走过七天日子的实践团队的队友们!

                                                          炊事班的故事

 很多地方可以发生故事,发生在厨房的故事会不会总是那样容易被人忽视,被人淡忘?但是有时候却会带给我们更多的震撼与感动,就像是一个火山,它静静地守望了千万年,也承受了世人千万年的遗忘。可是,有一天,它爆发了。于是,我们就忘不了他啦!

在厨房里,我在有意无意间了解了很多东西。我看见过负责煮早餐的夏文因为早餐的份量不够而在分完粥给队员们后偷偷躲在宿舍里啃自己带来的面包;我听见过队员们饿着肚子轻声抱怨不够饭吃,没有肉吃;我理解后勤组队员们近乎崩溃的心情。但是,当轮到我煮饭的那天,却是让我懂得更多的一天。那是一件关于差点把铁锅烧坏的“大意外”,具体原因是蒸饭的时候忘了加水。虽然那天我不是总负责人,虽然那天不是我负责煮饭的(我负责煮菜),虽然那个时间段我因有事不在现场。但作为大二的负责人之一,我是有责任的。发生那样的事情,存在很多问题,一是后勤组的成员在煮饭的那个时间不在场(之前每次都在);二是根子镇中心小学那个蒸饭的大锅其他人都不是很懂操作;三是因为煮饭的都是新手没有在厨房很大烟的时候发现是蒸饭的大锅已经没有水啦!当知道情况的时候,凭借我们的经验(我在家曾有过在铁锅变红放水而导致锅裂缝的经历),我和停锋采取了补救措施。一是马上把灶里的火全部灭了;二是防止任何人在锅里加水,以防锅产生裂缝;三是将还未蒸熟的饭清理泛黄的饭粒重新转移锅蒸过。最后,虽然那天晚上的饭不算好吃,但是保证了最后的一顿晚餐能够吃上饭。而那个大锅,也跟我们预料的那样,没有产生裂缝。而我明白了三点东西,一是事故发生后不要去马上追究责任,而是要采取适当的方法去解决问题;二是要时刻留意细节,不要放过每一个细节性的环节,或许成功就是从做好每一个细节开始的!

                                                   留守儿童的笑容

突然发觉不知道从何写起了,语言有时候真的会在某一些时候变得苍白无力。留守儿童,或许这个不曾被我们关注过的字眼猛然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我们会突然变得措手不及。

根据广东省妇联的统计显示:广东现有逾百万留守儿童,其中茂名有25.14万,占四成以上,居广东首位。那么在根子镇这么一个地方,将有着多少留守儿童呢?虽然我们调研组将留守儿童调查作为其中一个课题,但是我不想以调研的角度去考虑这个问题。我只想从人文的角度、从情感的线路、从人性的视觉去述说这个问题。

不知道我们在不经意间说出的“留守儿童”的字眼会不会无意间伤害过这些孩子们敏感而脆弱的心,我希望没有,因为没有人忍心去伤害他们。当我们不将自己置身于调研的角色时,而是以一个单纯的局外人的角度去看他们的世界,我们惊讶地发现,其实他们的笑容也可以那么美丽,那么灿烂,像三月春天里绚烂的桃花。这让我想起了韩寒的《杯中窥人》,杯中窥视的人生,那人生是不是更加真实?于是,为了保留这一份真实,随义教组队员们一起去留守儿童家里进行家访的时候,我不敢明目张胆地录音。那样他们的笑容才会更加的美丽而动人。

也许,我应该像徐志摩一样,轻轻地来,悄悄地走,不带走一片云彩。虽然我曾走访过你们的世界,但我悄悄地走了,希望没有打扰到你们世界!

                                                       沙胆帮的传奇

这会是属于谁的故事呢?她是属于沙胆帮的。沙胆帮的鼻祖是沙胆灿,而我在会玩 “大话扑克牌”的第二第三局中连续胜出,一夺“沙胆王”的称号。其他成员还有沙胆枝、沙胆涛、沙胆晖、沙胆礼等等。而沙胆是大胆的意思,具体是不是我不清楚,也不想去弄清楚,有些东西不要太较真。

沙胆帮的出现,不知道是偶然还是必然。不知道是因为“一个人的寂寞两个人的错”,还是因为“灿都”台风的影响?可是我们都知道,当一个人无聊的时候他会寂寞,因为只有寂寞陪着她。但一大群人无聊的时候,我们就用无聊来驱逐寂寞。因此,我们玩得不是“寂寞”,我们玩得是“沙胆”。

“沙胆帮”的传奇还在续写,“雀友”的疯狂估计要“英年早逝”,“猥琐佬”的故事会不会继续演绎?把答案留在风中,再也没有力气去寻觅!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